凯时_凯时app

刘少杰 ▏从集体表象到数字表象——论元宇宙热潮的演化逻辑与扩展根据

2022-07-21 16:44:37 来源: 河北学刊202204 作者: 刘少杰 浏览:226

从集体表象到数字表象

——论元宇宙热潮的演化逻辑与扩展根据

刘少杰


摘  要

    在对元宇宙逐浪升腾的追逐热潮中,人们对元宇宙的认识逐渐发生了重要变化,并呈现出清晰的演化逻辑。随着元宇宙观念的转变,推进和建设元宇宙的行动发生了从虚拟转向现实的融合扩展,元宇宙由此不仅同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发生了广泛联系,也使它呈现为广阔而崭新的社会现象。元宇宙是精神社会与实体社会的统一,支持元宇宙思想观念和建设实践快速发展的根据包括:丰盛时代的富裕物质生活,由各种数字网络技术综合支持的数字表象,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元宇宙是社会学研究不可回避的崭新社会,社会学应当改变单纯面向经验事实的研究方式,应当像经典社会学所倡导的那样,在经验现象中探究规定行为与思维的集体表象和社会制度,实现对数字表象和元宇宙行为与制度的深入理解。

关键词

   元宇宙;演化逻辑;扩展根据;数字表象

作者简介

   


       元宇宙热潮升腾而至,元宇宙阐释众说纷纭,快速生成的元宇宙现象令人感到腾云驾雾、虚实难辨。可以借鉴迪尔凯姆在宗教生活中发现集体表象和社会制度的研究方式,在快速变化的元宇宙热潮中揭示元宇宙的观念演化、扩展根据和发展趋势。时至今日,元宇宙已经不能仅被理解为表象空间或精神社会,它在利益、权力和技术的驱动下已开始同现实社会融合,进而扩展为丰富而崭新的社会形态,由此成为社会学进入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时代不可回避的研究对象。本文借鉴经典社会学在宗教生活或社会生活中揭示集体表象和社会制度的研究方式,对数字表象等元宇宙的深层因素作一些初步探讨,以期引起学术界关于元宇宙更深入的社会学研究。


一、元宇宙观念的演化逻辑


       当前,元宇宙这个崭新的名词被赋予了很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含义。如被公认为元宇宙开发领头羊的扎克伯格在解释什么是元宇宙时说:“我们从桌面转到网络,再转到手机;从文字转为照片,再转到影片。但进展并非到此结束。下阶段的平台和媒体将让人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你将置身在网络中,而不是从旁边看,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元宇宙’。”虽然扎克伯格对元宇宙作了许多生动的描述,但简而言之不过是说,元宇宙是在网络信息技术和数字影视技术的基础上形成的“更有身临其境感觉”的崭新空间。

从扎克伯格的描述可以看出,这个发现元宇宙具有无限商机的网络公司巨头尽管已毅然把自己公司的大名(Facebook)改为元宇宙(Meta),表达了他看好元宇宙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坚定信心,却仍然没有认为元宇宙就是人类身处其中的现实社会。他明确肯定的是,元宇宙是可以使人们获得“身临其境感觉”的表象空间,而不是身体真正进入了其中的现实世界。更明确地说,在扎克伯格看来,元宇宙可以使人们在虚拟空间中形成更真实的体验。然而,无论体验有多么真实,但毕竟体验和感觉都不是身体活动于其中的现实世界。

人们在评析扎克伯格这种注重视觉效应和表象体验的元宇宙概念时,通常认为其来源于尼尔·斯蒂芬森在1992年创作的科幻小说《雪崩》,后来上映的《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科幻电影也对元宇宙概念产生了重要影响。正是这些文学作品或影视艺术所展示的梦幻影像,不仅吸引了千百万人的痴迷关注,而且使扎克伯格等信息科技巨头在数字化的虚拟表象世界中看到了巨大商机。

正是看中了数字表象的神奇魅力,扎克伯格理解的元宇宙是具有超越现实的另一个宇宙(Meta+Verse)——一个虚拟的,但可从中感受到比现实更生动、更丰富和更真实的表象空间。在网络信息、数字模拟和数字影像技术的支持下,一个五彩缤纷、神奇梦幻的虚拟世界被构建了出来,带上VR眼镜,在这个虚拟世界中能够看到比实体世界更生动丰富的变化过程,可以形成比在地方空间中更真实的体验。

而当元宇宙热潮在中国兴起之后,追逐者对元宇宙的理解则比扎克伯格的“真实感”更加真实,甚至把元宇宙看成比现实更加真实的世界。经济学家朱嘉明认为:“‘元宇宙’为人类社会实现最终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并与‘后人类社会’发生全方位的交集,展现了一个可以与大航海时代、工业革命时代、宇航时代具有同样历史意义的新时代。”可见,元宇宙被认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是以数字化转型为基础的“后人类社会”。

赵国栋等在考察了元宇宙各方面发展之后,得出了元宇宙作为一种新型社会,将给人类文明增添难以想象的辉煌的结论。元宇宙“不仅是经济,元宇宙还是一个‘社会’,更是M世代组成的后现代社会。其中不仅有经济现象,还有文化现象、社会现象。在这个超越国家、民族、地域、时间界限的社会中,会孕育什么样的文明?实在令人神往”。也就是说,元宇宙不仅包含了现实社会中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各种现象,而且它还超越了地方时空的边界限制,将孕育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崭新文明。

于佳宁与何超在更加广阔的视野里看待元宇宙,他们认为,元宇宙就是第三代互联网,它展开于社会生活的各种方面,应当在虚实的融合中把握其本质特征。他们指出:“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是五大融合: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数字生活与社会生活的融合、数字资产与实物资产的融合。元宇宙并非只是‘虚拟空间’,发展元宇宙的关键是‘融合’。”

从上述关于元宇宙具有代表性的观点的考察可以发现,中国学者视野中的元宇宙要比扎克伯格描述的元宇宙更具有构成综合性和社会总体性。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移动互联网的升级版,是融合虚拟现实技术,用专属的硬件设备打造一个具有超强沉浸感的社交平台”。不过,带着VR眼睛面对虚拟世界中形成的体验,无论具有何种程度的真实感,同在地方空间中通过身体活动而形成的体验都具有本质区别。

地方空间中由身体经历而形成的体验,无论其受到何种程度的局限,诸如空间范围的间隔、物质条件的限制、地方文化的约束、活动能力的制约、周围环境的贫乏,凡此种种局限,都表明地方空间中的体验无法与在超越了这些限制的表象空间的体验相提并论。但无论地方空间中的体验多么沉重、单调和受限,只要身体进入其中、活动于其中,那么这种体验就是直接的、现实的、此岸的体验。而凭借VR技术形成的表象体验,不过是间接的、虚拟的、彼岸的体验。前者是身体活动的实践经历,而后者是表象展开的精神活动。

国内学者把扎克伯格理解的具有虚拟性的元宇宙扩展为虚实结合的另一种元宇宙。朱嘉明论述的“后人类社会”,赵国栋界定的M世代的“后现代社会”,于佳宁与何超讨论的第三代互联网中的五大融合,虽各有特点,但共同性也很明显,即强调了数字化在经济、文化和社会等各种领域的全面展开,催生了一个与传统社会不同的元宇宙新社会。简言之,国内学者讨论的元宇宙是一种把虚拟与现实、精神与实体统一起来的过程,是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在经济、文化和社会等各种领域的全面展开。

总之,元宇宙概念经历了在科幻游戏中生成向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扩展的发展过程。虽然这是一个高度压缩的发展过程,却清晰地展现了从虚拟世界的视觉表象到虚实结合世界的现实生活的演化逻辑。元宇宙通过《雪崩》《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文学影视作品,以生动的感性形象向人类展现了超越现实的奇幻世界。由于感性形象具有概念演绎和逻辑推理无法与之相比的感染力及易理解性,尤其是经过数字技术的支持,元宇宙中的感性形象具有了更加缤纷斑斓的色彩、浩瀚无垠的空间和无限丰富的内容,使其具备更加神奇的魅力,为人类展开了一个景观无限的精神世界。

       并且,元宇宙的精神世界与神话和宗教所追求的精神世界不同。虽然神话对神灵的歌颂和宗教对神圣的崇拜也表达了人类对力量、善良与永恒的希望,但其直接结果是引导人类在敬畏中远离现实。而元宇宙则是借助网络信息和数字影视技术展开的具有科学含量的精神世界,人们在欣赏变化万千的科幻影像时,却能产生对现实的体验和联想,其结果不是超脱现实,而是引导人类返回现实、深入现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扎克伯格认为在元宇宙中能够“形成比在现实中更真实的体验”,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元宇宙在中国学者的视野里展开了同现实更加广泛的融合。


二、元宇宙热潮的扩展根据


       元宇宙概念问世已有30多年,但对元宇宙的追逐热潮却是在2021年兴起,至今仅有一年多的时间。而在这较短的时间中,元宇宙的追逐热潮却波澜壮阔、高潮迭起。2021年3月10日,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青少年游戏网站罗布乐思Roblox,作为“元宇宙第一股”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上市,当天收市股价为69.50美元,市值382.63亿美元。2021年5月,谷歌公司宣布正在研发一项具有裸眼三维效果的显示器技术Starline,有望实现全息网络视频通话。这些接踵而来的元宇宙相关信息,逐浪翻腾地刺激着人们对元宇宙的热烈关注。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具有万亿美元市值的Facebook公司改名为Meta。时隔不久,元宇宙又传来一个惊天新闻:2022年1月19日,微软宣布将斥资687亿美元收购游戏开发公司动视暴雪。全球元宇宙追逐者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欢腾雀跃,各国证券市场中的元宇宙概念股股价也应声大涨。元宇宙成为蕴含着巨大商机、美幻前程、广袤无限的新空间、新世界和新宇宙,已引起日益增多的投资者、开发商的热切关注,各种巨额投资信息和宏伟开发规划不断涌现。对经济效益敏感的经济学和对新鲜事物能够作出迅速反应的新闻学、传播学等学科,也纷纷把目光转向元宇宙这个可以使学术想象力空前活跃和无限扩展的崭新领域。

元宇宙在中国也引起了实业界和学术界的热烈追逐。2020年11月,腾讯CEO马化腾就已撰文提出与元宇宙同义的“全真互联网”概念:“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应用场景也已打开。通信、社交在视频化,视频会议、直播崛起,游戏也在云化。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我相信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

2021年6月,国内投资界和学术界对元宇宙的追逐开始形成热潮。在深沪证券市场,被划入元宇宙行列的100多只股票开始不断上涨。作为A股元宇宙领头羊的中青宝,股价从9月初的8.28元开始上涨,至11月11日最高价达42.63元,上涨幅度达4.15倍。2021年10—11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和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元宇宙工作委员会相继成立。11月18日,张家界元宇宙研究中心成立。12月5日,新华社元宇宙联创中心成立。学术界对元宇宙现象也给予了极大关注。赵国栋和于佳宁等撰写的介绍元宇宙的著作,成为2021年的畅销图书。并且诸多相关学术论文纷纷发表,截至2022年2月,中国知网收录的直接以元宇宙为主题的论文竟然有1200多篇。

元宇宙能够在全球形成如此热烈的追逐浪潮,一定有其兴起和升腾的根据。虽然有人指责元宇宙追逐热潮中有跟风炒作的现象,但当人们看到微软、Mate和腾讯等巨型科技公司纷纷投以巨资,中外大量政府机构积极推出元宇宙发展规划,很多学者作出深入探索并且著书立说,自然会得出元宇宙热潮不能简单归结为跟风炒作的结论,相反会认真思考什么是元宇宙热潮生成与持续的根据。从元宇宙首先兴起于对数字游戏的开发和追逐,到后来向实业和投资领域扩展的演化过程看,元宇宙热潮的根据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首先,丰盛时代的到来,不仅为数字游戏和休闲娱乐的开发奠定了丰厚的物质生活基础,而且日渐强烈地提出了丰富和拓展精神生活的要求。罗布乐思上市引起热烈追捧,腾讯大力开发数字游戏产业,微软巨资收购动视暴雪,都明确无疑地说明巨型科技公司对数字游戏产业的看好。鲍德里亚早在1970年代就已明确指出,丰盛时代的到来,不仅摆脱了物质生活资料匮乏状态,满足了人们的物质生活需求,而且引起了人们消费需求的深刻转变:从使用价值的追求转向了符号价值的追求。符号价值追求是对个体差异性、与他人的区分性或身份地位的追求,也可将之归结为对精神生活的追求。

事实上,丰盛时代的到来引起消费需求的变化,不仅是通过穿着打扮的特殊性而彰显个体的地位和价值,而且表现为游戏、休闲、娱乐等方面的精神生活需求大幅增长。这些在物质生活资料匮乏状态下不可能成为社会成员普遍关注的生活形式,在丰盛时代不仅成为社会成员日常生活的基本形式,而且成为企业和市场投资获利的重要领域,还成为政府管理、整合和联系社会的重要途径。从游戏出发甚至将之作为主要内容的元宇宙建设与开发,正是适应了人类社会从贫困走向富裕条件下发生的精神生活地位提高和需求增加的深刻变化。

其次,从游戏起步的元宇宙,是通过生动的表象吸引了人们的关注,并有效地刺激了参与者的持续兴奋,进而生成了元宇宙中的集体表象乃至社会表象。迪尔凯姆深入论述了集体表象和社会表象在宗教生活以及社会生活中的力量与作用。在他看来,人们在宗教或社会的集体活动中形成了蕴含着价值认同、共同信念和群体崇拜等内容的集体表象。集体表象是通过形象意识活动形成的可以记忆、传递和传承的集体共识,它不仅可以整合个体的意识和情感,成为增强集体兴奋、维持集体活动的纽带,而且具有淹没个体意识和规定集体行动的社会强制性。

在更大规模的社会事件或社会革命中,随着集体活动扩展为广大社会成员参与的社会运动,集体表象则扩展为社会表象。在诸如法国大革命这样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中,广大社会成员忘我地投入其中,甚至为赢得革命胜利而英勇献身,靠的不是理论逻辑和理性计算,而是由社会运动的热烈场景、激动氛围和群体兴奋融会而成的社会表象。社会表象作为感性意识活动,直接支配感性行动指向具体的奋斗目标,它可以动员起难以抵挡的社会力量,去冲击和改变与社会表象不同的社会秩序。

迪尔凯姆论述的集体表象或社会表象,是在地方空间中的社会活动中形成的与感性存在直接联系的直接表象。而在元宇宙中通过数字技术和VR视觉效应形成的数字表象,是一种同感性存在具有间接联系的间接表象。之所以称其具有间接性,是因为元宇宙中的游戏动作和游戏场景是虚拟的,尽管游戏者在虚拟空间中形成的游戏体验,要比在实地场所中的游戏活动形成的体验更生动、更丰富和更有真实感,但这些特点无论多么强烈也改变不了游戏的虚拟本质。游戏者在元宇宙中看到的甚至感觉接触到的,都是一种经由数字技术的中介作用而生成的数字表象。

虽然数字表象具有虚拟的间接性,但正是凭借虚拟技术而获得的生动性、丰富性和真实性,加上虚拟空间的广袤性或无边界性,数字表象可以引起参与元宇宙游戏的活动者更加丰富的联想和体验。于是,数字表象获得了比集体表象更具吸引力、凝聚力和扩展力的社会力量。腾讯公司开发的数字游戏《王者荣耀》,平均每天有300多万在线玩家,同时在线的玩家有100多万。由美国拳头游戏(Riot Games)开发、后由腾讯控股的数字游戏《英雄联盟》,每天有2700万的上线账号数量,同时在线人数突破750万。参与罗布乐思游戏的热烈程度更是难以想象,2020年第四季度,该游戏用户平均每日达到3710万。这些事实都十分清楚地证明了数字表象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扩展力。

而当数字表象被应用于视野更广阔的网络交往、虚拟聚会、线上旅游和数字文化等活动中,其展开的场面就更加广阔而生动、丰富而真实,所以,超现实的或另一个世界的元宇宙的称谓也就得到了普遍认同。正是数字表象展开的广阔景观,使它具有了在地方空间中通过群体活动而形成的集体表象无与伦比的扩展力量。元宇宙中有难以计数的兴趣共同体,但当其中形形色色的共同体通过共有表象链接成百千万人同时在线或持续互动的社会过程时,元宇宙就成为超越地方空间的具有整体联系的精神社会。

       中国学术界和实业界所关注的元宇宙,发生了精神社会与实体社会、表象空间与地方空间、线上活动与线下行动的融合。正是赵国栋、于佳宁等从经济学视角阐释了元宇宙与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数字文化、产业开发和云旅游、云游戏的联系,揭示了元宇宙广阔的发展前景及其所蕴含的巨大效益,加上实业界和投资领域对元宇宙的热烈追逐,元宇宙在中国展示的形象已经不是佩戴VR眼睛才能看到的表象世界,而是表象与实体、虚拟与地方紧密联系的新的现实世界。


三、社会学研究面临的挑战


无论是元宇宙由之起步的科幻游戏,还是扩展到虚拟与现实的广泛融汇,元宇宙都离不开数字表象的作用。正是通过数字表象,元宇宙展开了比地方空间中的宗教群体或社会集体更广阔、更有活力的崭新社会生活。虽然只有戴上VR眼镜才能身临其境地进入元宇宙之中,娱乐与观赏,交往与沟通,都不过是一个表象过程,但这种元宇宙中的活动也是一种社会生活,只不过是与实体社会不同的精神社会生活。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是人类社会自始缺一不可的生命过程。迪尔凯姆考察的图腾崇拜或原始宗教,就已经充分地说明精神生活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并且,正是精神生活的存在与活动,才使社会保持了活力,结成了群体,认同了制度,形成了秩序。

与迪尔凯姆在原始宗教活动中论述的集体表象相比,数字表象作为感性意识活动,凭借数字技术获得了更加灵敏的感受力,更加有效的沟通力,更加广阔的视野空间;而在元宇宙中,数字表象还可作为行动者的感知对象和活动环境,展现更加生动的画面、更加丰富的意义、更加自由的活动空间。因此,数字表象为行动者带来的主体能力和客体环境,都更加具有生机和活力,由此而吸引了无数社会成员,尤其是那些精力充沛、想象丰富的青少年,流连忘返地沉浸其中,在五彩缤纷的表象世界中自由遐想,摒弃地方空间中的无尽烦恼,在精神世界中无忧无虑地展翅翱翔。

而当元宇宙成为数以百万、千万甚至数以亿计社会成员投入其中,进而成为广阔无垠的社会空间后,商人从中发现了利润丰厚的巨大商机,管理者从中看到了一个可以施展管控技能的权力场,道德家则发现这个与现实有密切联系却往往不服从现实规则的场域,应当对之开展道德教化。于是,在推进虚拟与现实、表象与实体的融合中,地方空间中的利益追求、权力争夺和道德教化纷纷进驻元宇宙之中。由此,曾被一些浪漫的追逐者宣布为自由天堂的元宇宙,也就不可阻挡地向世俗追求敞开了大门,被标榜Meta而超越现实的元宇宙,变成了更加现实的社会。

元宇宙同地方社会一样,都需要获得人们共有表象的支持,其变化不过是从由集体表象转变为数字表象,展开空间从有清晰边界的地方空间进入到广袤无界的虚实相间的数字空间。其最明显的也是最重要的特点,乃是精神生活的地位和份额由从属而上升为主导。因此,元宇宙确实是一种广阔无限、内容丰富的崭新社会,是一个不仅传统社会学所探索和关注的内容都存在于其中,而且生成了新内容和新问题的社会。社会学不应被其日新变化和陌生术语所屏蔽,而应积极面对这个与传统社会大不相同的新社会。

令人遗憾的是,呈现了崭新内容与形式的元宇宙社会,虽然引起了经济学、传播学和哲学等学科的高度重视,但社会学却没有给予积极的关注。当元宇宙被称为2021年最令人们瞩目的热词,关于元宇宙研究的学术论文和新闻评论大量发表之时,却很少能够看到来自社会学领域的研究成果。为何一向对新社会现象给予积极关注的社会学在元宇宙热潮中却保持了相对沉默?究其原因,首先在于社会学研究的传统视野主要关注的是作为经验过程的实体社会生活,而元宇宙追求者高谈阔论的人类社会新空间,主要表现为脱离实体社会的虚拟空间,因此自然不在社会学的视野之内。

然而,一些元宇宙的追逐者却认为,元宇宙中的数字交往、沉浸体验、云旅游、云看展以及数字游戏等活动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元宇宙活动借助数字技术而形成了无限丰富的数字表象,并以这些表象为基础去体验、交往和连接而形成了精神社会。并且,元宇宙的建设开发未止步于精神社会,人们又把数字表象同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联系起来,不仅使元宇宙实现了虚拟与现实的广泛融合,而且由此而获得了比仅仅固守于实体空间更大的效益。

元宇宙中的集体表象和社会表象,就其表现形式和社会作用而言,与迪尔凯姆所论述的集体表象并无本质区别。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宗教生活中的集体表象是旨在超越现实而达到彼岸世界的追求,而元宇宙中的数字表象却志在虚拟中实现对现实的更真实体验。在数字交往、数字游戏、云端旅游等元宇宙活动中,是通过VR、AR和MR等数字技术创造和激发的数字表象,引起人们心醉神迷的兴趣,进入到比在实体空间更有实体感的沉浸式体验。因此,元宇宙凭借数字技术展开了一个在传统视野中深感陌生的世界,但其目的却与宗教相反,意在让人们同现实发生更亲密、更和谐的联系。

不过,元宇宙创造者的善良愿望未必能够真正地实现。一旦理想化的数字表象同现实发生了联系,现实中的贪婪欲望、残酷竞争、资源控制、权力争夺都会一股脑儿深入其中。元宇宙中的房产开发与交易、数字经济与数字市场、云端文化旅游和数字游戏等,都已表明现实的争夺利益之手已伸向其中。尤其是于佳宁等学者论述的元宇宙发展的六大趋势,更加清楚地显示,元宇宙的发展不仅有可供争取的巨大效益,而且也会在这种潜力无限的效益的争夺中发生值得社会学去深入探究的社会矛盾或社会问题。

进一步说,无论是凭借VR眼镜看到的数字精神世界,还是数字表象同实体存在发生种种融合的虚实统一的现实世界,元宇宙中都包含了真实的社会交往关系,价值取向不同的社会行动,表象形式不同的财富资源,因资源占有多寡而出现的社会分层,以获取与支配能力区分的权力关系,凡此种种,都是社会学在元宇宙中可以面对的重要课题。因此,面对热浪汹涌的元宇宙热潮和正在推进扩展的元宇宙建设,社会学不应当保持沉默,而应当像社会学兴起之初努力探索工业社会的本质与规律那样,积极考察和深入研究元宇宙发展的形式、路径、问题与前景。

然而,尽管元宇宙呈现了同现实社会的综合趋势,很多在传统社会中发现的问题和呈现的规则在元宇宙中也同样存在,但元宇宙毕竟展开了另一个空间——这个虚拟的表象空间,其主要内容是一种精神生活或精神社会。以在地方社会中开展经验研究为专长的社会学,应当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式和学术追求,在虚拟与现实、缺场与在场、精神与实体的统一中展开自己的学术视野。

社会学应当超越对经验事实的表层描述,像迪尔凯姆所倡导的那样,在经验现象中揭示作为制度的社会事实。社会学以社会事实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这是迪尔凯姆在为社会学奠基时提出的基本任务。虽然当代社会学没有忘记迪尔凯姆所作的这个论断,但很多学者对社会事实的理解却与迪尔凯姆相距甚远。迪尔凯姆承认面对经验事实的重要性,但他说的社会事实不是直接呈现着的经验现象,而是通过人们的经验活动而形成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和感觉方式,而这些方式就是规范着社会行动的制度,社会学就是关于这些制度的科学。

人们在宗教或社会的群体活动中,通过交往互动而形成共同的情感、知觉和表象,亦即形成了共同坚持、信仰和遵循的集体表象,宗教活动、社会群体乃至部落和民族,才能整合与维持,才能在不断演化的历史变迁中持续地激发集体兴奋或社会运动,使各种形式的社会生活在动荡不安的历史中世代相继地延续下去。迪尔凯姆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等著作中通过对宗教活动与社会活动的丰富考察,揭示了集体表象和社会表象在社会发展变迁中的深层作用,树立了在地方空间、社会空间和心理空间的综合中开展社会学研究的典范。

在元宇宙热潮逐浪排空的新时代,一种新的空间已经不可回避地呈现在社会学研究面前,即数字化、网络化或信息化的超实体空间已经突破任何边界限制而无处不在地形成。无论人们给这个新空间赋予何种称谓,数字空间、网络空间、虚拟空间、表象空间……它都以难以预料的神奇速度、广阔场景和多彩表象在不断创新地生成及扩展着。对此,社会学应当承继奠基者确立的方法原则和开拓的学术视野,在地方空间、社会空间、心理空间和数字空间的多重空间联系中对已经到来的元宇宙新社会开展更具创新性的研究。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