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_凯时app

吴理财做客“狮子山社会学讲坛”

2020-11-16 08:53:38 来源: 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 作者: 浏览:121

    11月14下午,吴理财教授做客华中农业大学狮子山社会学讲坛,作了题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众娱乐习惯变迁”的学术讲座,本次学术讲座由文法学院院长田北海教授主持。


吴理财教授通过梳理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大众娱乐习惯的变迁史,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中国民众生活史。对比过去,吴理财教授总结了当下大众娱乐生活的特征以及其中的“二律背返”,提出了值得反思的一些娱乐文化现象和问题,指出警惕大众娱乐的泛娱乐化和过度化,调整和引导娱乐产业的发展方向已成为当务之急。

吴理财教授从集体化时期的娱乐生活开始讲起,指出在集体化时期,人们的娱乐生活被各种政治运动、政治学习和政治宣传所取代。而改革开放也包含娱乐内容的文化领域的改革开放,国家逐步放松对民众文化生活的控制,民众的娱乐生活变为私人之事,成为一种个体化的选择。与此同时,伴随改革开放的还有西方和现代文化娱乐理念及方式的传入,而传统民间文化和娱乐习惯则经历了复兴到衰落。

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市场化也成为影响大众娱乐生活的重要因素。吴理财教授指出,进入20世纪90年代,市场化作为连接宏观制度和现代技术的重要中介,成为影响大众娱乐习惯变迁的关键性变量,导致社会结构发生重大转型的同时,也直接影响到20世纪90年代大众娱乐习惯在城市和乡村的结构性变迁,进而在整体上形成传统娱乐习惯衰退与新型娱乐习惯繁荣的复杂局面。而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成为影响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最活跃力量,人们始积极拥抱信息化时代,传统文化也再次焕发新的生机。

新型娱乐习惯得益于市场化、全球化和信息化的迅猛发展,在形式上更加多样,在内容上更加多元,产生了适合各个阶层和年龄的新型娱乐习惯。但是,同时吴理财教授也指出,文化市场以及文化工业的繁荣,形成了大众文化娱乐习惯生产与消费的“二律背反”,即自由竞争的文化市场生产体制,最终生产出的却是单一化逻辑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消费的表面自由,在快感文化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在“娱乐至死”的氛围中,大众开始疏离共同体中的集体性娱乐活动,呈现出“脱嵌”性,大众娱乐也开始出现泛娱乐化表征,“解构一切”成为文化工业的操作圣经,任何文化的、政治的内容都成为文化工业生产快感娱乐文化的辅料。

最后,吴理财教授总结到:警惕大众娱乐的泛娱乐化和过度化,调整和引导娱乐产业的发展方向已成为当务之急,而国家政策和政府管理可以通过“文化领导权”“编码”改造人们的娱乐习惯,通过对民间文化团体(特别是剧团)的“收编”“整顿”来影响人们的娱乐习惯。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